股票买入是市价还是限价?

都可以,市价委托是指投资者委托券商按市场价格进行股票交易,市价委托一般能保证投资者及时进行成交,市价委托在偏离市场实时价格较小的情况下,一般能实时交易。限价委托是指券商按照投资者限定的价格交易股票,券商按照限定价格或者低于限定价格买入股票,或者按照限定价格或者高于限定价格卖出股票...

阅读全文>>

   

家门一开,鲜花满怀

这一天一定是个好日子,那年那月的这一天,每个经过了十月怀胎的女人们都有了一个全新的自我,或是第一次或是第N次身边多了一个活灵活现的小宝贝。当然了我这辈子只经历了一次,恰恰这唯一的一次,30年后让我尝到了前所未有的滋味。我家九五到了三十而立之年,终于让我有资本向亲朋好友们炫耀,我可...

阅读全文>>

   

鸢尾花开色彩绚烂

五月的塞外,鸢尾花儿开,紫蓝色的花儿,一朵朵、一丛丛,格外的引人瞩目。鸢尾花儿开,犹如神秘仙女一般,一簇簇,一片片,飘逸在 公园里面、道路两旁 绿化大地。鸢尾花儿开,雅致洒脱,与众多的 红、黄、白、绿 色,形成鲜明的对比,耀眼夺目。鸢尾花儿开,那 浪漫、柔美 的气息,让人无限神往...

阅读全文>>

   

紫藤花开生机盎然

乌市的五月,紫藤花儿开,一串串,密密地挨在一块儿,像一道瀑布飞流直下,又像一排紫色珠帘。紫藤花儿开,一串挨着一串,一朵接着一朵,彼此推着挤着,让人感到诗意而又浪漫,好不热闹。紫藤花儿开,都是上面开着,下面的待放。颜色也是上浅下深,好像那紫色沉淀下来了,沉淀在最小的一个花苞里。紫藤...

阅读全文>>

   

含笑花开纯净雅洁

天北新区五月,含笑花儿开放,星星点点,密密麻麻,三个一群,五个一伙的聚在一起,连成了一大片、一大片的雪白。含笑花儿开放,的人们远远的望去,好似一个装饰着精致小花的球,又像点点滴滴雪花缀满枝头。含笑花儿开放,一朵朵,一丛丛,微微含笑,脉脉含情,笑的十分的灿烂,笑的十分的迷人。含笑花...

阅读全文>>

   

晨光中,为自己煮一杯姜枣茶

嫂子说,早上喝一杯姜枣茶,暧胃,健脾去湿,很好。我也知道,这茶很好,特别是女生,早晨空腹来一杯,妙不可言。可是我懒啊,又要拍姜,又要放枣,还要煮,还要喝下去。嫂子说,就几分钟的事情,很简单,有什么比这个更简单的呢?昨晚就带着这杯姜枣茶的念想入睡了。晨光照进了厨房,我拍了一块姜,再...

阅读全文>>

   

兰州牛肉面

先交钱买面票再排队去端饭,在兰州所有的牛肉面馆都如此。很久以前,我对兰州牛肉馆先交钱这种待客之道不以为然,觉得地处大西北落后是必然的。当我去过肯德基等新潮一点的快餐店后才明白自己不但是井中观天而且还戴着有色眼镜。早晨上班前的那一会和午饭时刻牛肉面馆排队端饭的人尤其多,在交完钱后吃...

阅读全文>>

   

惬意的小木屋

有一种惬意,就是能找到自己喜欢的地方。其实,有时天就是随人愿,就在这里如火如荼进行动迁时,我找到了一处惬意的地方,四周几乎的人家都动迁走了,这里唯独有一个学校还没有搬走,在那学校后面有一块动迁地无人问津,我就用闲暇时间,就到这里开荒,种田。自此,我就把这里当 成一个闲暇的好去处,...

阅读全文>>

   

把我们看得哑口无言的婚姻

幸亏我在新浪开了微博,关注了寥寥无几但却必须关注的博主,其中之一就是女诗人余秀华。关注她固然是因为她写的诗,更重要的是特想窥测她的隐私。咱与人家是高山仰止,也只有在这种场合才能过过眼瘾和心瘾。把我们看得哑口无言的婚姻心瘾也罢眼瘾也罢,反正人家女诗人在自己的微博里有了什么动态,我都...

阅读全文>>

   

卯寨沟的记忆

如果盘点我儿时记忆中最难忘记的地方,如今回想起来还是很多,不过这些地方都是故乡小山村里的沟沟洼洼、梁梁峁峁,如边坡的麦子地、转嘴子的羊圈、坷洼的山杏园 。这些场景在脑海中时常一幕幕地显现,随之影像出一段动感的童年。而这些场景里卯寨沟是我印象最深,记忆最甜的地方之一。达坂山末梢西北...

阅读全文>>

   

儿时的澡堂

儿时的澡堂早已归于历史的尘埃,偶尔走过那些残垣断壁似乎勾起曾经经历过的往事。儿时的澡堂名字起的也打上了时代烙印,东风浴池,可想而知,那是的许多事物只能属于国营,不似现在的,个体的,私营的遍地开花,就是没有国营的。当时的东风浴池与小街上最有名的东风饭店毗邻,门向朝西,几间砖墙瓦房,...

阅读全文>>

   

男欢女爱老妻少夫

现在社会上有一个愈演愈烈的现象,男女关系变得越来越不拘一格,尤其是姐弟恋似乎都成为了时尚。恋也就恋了,还非要用一纸婚书加以确认,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巩固老妻少夫在家庭中的地位。可是谁都知道这种婚姻关系比年龄相当的婚姻存在着太多的不稳定因素,如果那个已经徐娘半老的女人,带法儿有点心智,...

阅读全文>>

©点滴记忆 | Powered by EMLOG | 返回顶部↑